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人老了难免会想起以前的事,就连一辈子雷厉风行的女皇离酒墨也是,坐在那个别苑间,看着那幅画笑了笑!

    离酒墨做了一辈子的皇帝,自认为上对得起天地良心,下对的起黎民百姓,若是问起她可有觉得亏欠什么人,那么说来她这一生中唯一觉得亏欠的便是那个风华绝代如星辰般的男子。

    爱而不得,得到人却得不到心,折磨了他一生,看着那个自己爱到骨子里的男子变得麻木,她清楚这一生中她最失败的不过于此。

    若爱不可得,护他一世便可!

    离酒墨这样想着,看着那副画的视线辗转缠绵,然后渐渐模糊了,这一世她对得起了天下人,若有下一世她想随心,对得起自己一回,不要自己太累!

    “陛下驾崩了!”

    一句话在红鸾国皇宫中响起,然而却没有多少人有异议,因为早在一年前这位女皇变已经安排好了所有的后事,继承皇位的是皇夫长女离苏烟,这位皇女在一年前还被众位大臣排除在皇位继承之外,因为这位皇女在继位之前所干之事可谓糊涂,留恋风尘场所性格桀骜不驯,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女子,在被提名之后的一年中凭借自己雷霆的手段让所有人折服。

    有人感叹,皇女与陛下当年,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一样年轻时轻狂到不把一切放在眼里,一样随心所欲,一样的心狠手辣。

    离苏烟走进皇宫的一个别苑,看着半浮在一幅画前,闭着眼睛一脸安详如同在浅眠般头发斑白的老人,红了一双眼,这是她的母皇她最敬爱的人,如今便放开她的手离去了。

    走至老人的身边抚着她的眉眼,在看到她嘴角那抹笑容时心中一酸,这是她从未见过的笑容,清浅中带着满足,温柔中带着宠溺,宠溺中带着无奈。

    离苏烟抬头看着她面前的那幅画心中微微感叹,这是她第一次到这里却也是最后一次。

    微风半着春雨吹进房间,浮动那幅带着作图之人满满爱恋的图画表面。

    画中那人立在不知有多少年轮的梨花树下,手持大红色的油纸伞,一袭纯白的衣裳随着主人的动作左右飘荡。他伫立在这飞舞的残花中,缓缓阖上眼感受着它们落在脸上的瞬间拍打,长发掠过脸颊,露出那张举世无双的面容:俊魅孤傲的脸庞,冬夜寒星的瞳眸,冰冷明澈中略带柔情的眼神,透出一股不可抗拒的贵族骄傲气息。在残破的阳光下,他的面孔如同泅了水的水彩画,慢慢滋长蔓延开来,成了模糊隐约的轮廓。

    风将视线模糊,男子墨色的发吹散开来。

    离苏烟感叹,此男子真是如那天上的星辰般,不闪亮却足够耀眼。

    红鸾星辰三十四年,带着红鸾走入鼎盛的女皇离酒末逝世,享年九十有二,全国一片哀鸣。

    然而关于这位女皇登基之前还受尽世人唾骂沉迷风花雪月之中,却一夜间登上皇位,继位后手法果断杀伐,以雷厉风行的手段使红鸾从一个中等国家变成现在这一个屹立不到的神话,这位女皇的传奇的事迹,也会随着她的逝世慢慢的,渐渐的一起消失在那历史的长河,和那地下的九尺黄陵中。

    当再次睁眼时离酒末有些分不清眼前的一切是梦还是现实,前一刻她才寿终正寝,下一秒便又重新回到她还是王爷时的府邸,一瞬间的变化让她怎么分的清!

    就这样离酒墨在那檀木雕刻的雕花大床上愣了很久,久到将外面的吵闹抛至脑后,久到直到有人推开那厚重的房门她才悠悠回神。

    “秋瓷?”当看到那张年轻的面孔时,这位女皇已经多年不变的心里却也微微触动,这个从她记事时就陪着她的女孩,在她那漫长的几十年中一直都坚韧的陪在她的身边,陪她走过她最低迷的路却在她最辉煌时离开,她对她早就从主仆的情谊变成了亲情。

    算算秋瓷五十有六时因疾病离开,她寿终时九十有二,想来她们也已经三十六年未见,再见时也是有些红了眼眶,感慨造化弄人,竟然能在三十六年后又重新见到这张年轻的面庞。

    “小主子?”秋瓷在听到那声轻微的呼唤时呼吸猛然一停,在看到那坐在床上的身影时,才惊喜的大叫起来,赶忙跑到她的身边“小主子你终于醒了,你吓死奴婢了!”

    听着那久违的叫声时她也不禁勾起了嘴角,多少年不曾听到这个称呼了,秋瓷从她出生时便陪在她的身边所以一直都是称呼她为小主子,就算是在她封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