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路奔驰,离酒墨不得不承认自己有些疲惫,此时的这具身体还是太过稚嫩,并不是多年以后自己那征战多年的身体。

    好在末王府离皇宫并没有多远的距离,一刻钟的时间离酒墨变已经到达皇宫,宫中不允许骑马这是老祖宗留下来的规矩,即便是自己这个当了多年以后的皇帝也不曾废除这个规定,所以在到达门口时普酒墨便飞身下马。

    “墨王爷?”门口的卫兵看到她有些不确定的喊出声,听说墨王爷遇刺昏迷多时,以至于龙颜震怒,甚至于将当时在身旁的王妃也迎进宫中审问。

    话说这墨王爷的生父乃是当今皇后夜苏木,外祖父是当朝宰相,最重要的事当今圣上离红颜宠夜苏木,疼离酒墨,所以离酒墨如今的性格多半也是于此有关,这皇夫夜苏木一生只孕育了一男一女,这女便是离酒墨,男子便是离溪,说来这离酒墨玩劣成性而这离溪呢确是温柔似水,不可多得美男子。

    她也不应声直接便将手中的马匹扔给了旁边的士兵后,快速往宫内走去,以至于她下意思的竟然带上了内力,这若是平时她定是不允许的!

    不用片刻她便熟门熟路的走到了正殿,却在快要入门时停住了步伐,在看到哪个坚韧的白色背影时,心里有些酸楚,有些满足,有些心疼。

    只见大殿四周装饰着倒铃般的花朵,花萼洁白,骨瓷样泛出半透明的光泽,花瓣顶端是一圈深浅不一的淡紫色,似染似天成。

    殿内的金漆雕龙宝座上,坐着一位睥睨天下的王者,她的身旁一位雍容华贵,却荣颜盛世的男子坐在她的身旁,底下,沉静的站着几个人,台基上点起的檀香,烟雾缭绕。

    然而大殿中央那个男子笔直的跪在哪里,他所处的地方水渍已经浸湿了地面,根据这细小的春雨便可以判断,这男子定是在雨里站了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她看不见他的脸却依旧可以想象,那绝世的面容上的疲倦与冷淡,他及腰的墨发,水滴不时滑落,沉重的砸在那白玉石的地上,没有声响。

    “墨,墨王爷?”这时本来低着头守在门口的大总管蓝潇,忽然感觉到一团黑影站在自己面前,抬起头在看到来人那冷峻的面庞时,惊讶又有些不敢确定的叫出声。

    “恩!”她对她点头这蓝潇是母皇的心腹,算是看着自己长大的,为人比较沉稳,对于她她还是比较敬重她的,毕竟在自己登基时这位总管一直在辅佐她,直至她念她以年迈,让她辞官还乡安享晚年为止。

    “快,快些进去若是陛下和皇夫看到了定是要高兴坏的!”蓝潇看着眼前的人,高兴的说着,对她摆着手让她快些进入。

    自从这墨王爷遇刺以后,陛下是大为震怒,就连早朝也是推辞大有誓要将刺客捉拿归案的感觉,这样的氛围使得整个皇宫都笼罩上了紧张的气息,生怕有什么闪失。

    “墨王爷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