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离酒墨在说完那句话后便走出了房间,并无以往的纠缠,星辰感觉她变了却不知哪里变了,只知有什么事情已经不在他的预料中了!

    “公子!”在离酒墨走后不多时,便有一个身穿麻衣蓝袍的小厮踱步走进房间!

    “小呦,你怎么来了!”星辰看着那蓝衣小厮后皱着眉头起身,就算他不说他也已经猜到了大概!

    “今日一早王爷便拆人将我唤来!公子无事吧!”小呦走到他跟前将他从床上扶下床有些担忧的说道!

    “已经无事了,不用担心!”小呦是他陪嫁的小厮,虽说他性情冷淡但是,还是对他亲切了些“你说你今日一早才来?”

    “是!”他应声回答,然后有些为难的看着他,犹豫了一会似乎是下定了决心般,对着他轻唤了一声“公子……”

    “恩?”他任他束好自己的腰带,声音中带着丝丝的倦意!

    “昨日回府时公子昏迷不醒,是王爷一路抱着公子回府,据说王爷行刺时受伤的伤口也再次复发裂开,流了满衣的血,王爷也没有多问在简单的处理后依旧坚持连夜照顾公子!”他虽看不起她身为皇女性格却阴晴不定残爆多变,更是风流成性,可是以他陪在公子身边多年的感情来看,离酒墨对公子确实是十分的好!

    星辰听到他的话身体猛然一僵,回想到刚才,那女子虽一身火红可是面容却是他从未见过的苍白,此时他才忽然想起那女子走至他身边时,身上若有似无的草药味,就连她平日带着高傲的凤眼,也是染上了些许疲惫!

    没想到是守了自己整夜,想到自己刚才的态度,星辰有些懊恼,他虽不喜她,可是他自己却是在嫁给她之后便告诉自己,虽有万般不愿,可是既已嫁做人妻,便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背叛,做出对不起她之事,既然嫁给她便当是换了一个地方生活吧!

    他抿唇不说话,在小呦为他穿戴好衣物时愣愣的看着那连他都很少见的似水晶般的镜子,这种镜子恐怕也只有如此受宠的她才有吧,这般的镜子在这只有铜镜的时代里,无疑是奢侈的。

    星辰看着镜子里异常清晰的自己,忽然间还有这苍白的白皙的面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爬上可疑的红晕!

    他忽然想到自己醒来时衣物都是干爽换了一遍的,听刚刚小呦的话这离酒墨是守了自己一夜,再加上离酒墨这个性格,绝对不会让别人碰自己,星辰几乎可以断定自己的衣物恐怕是她亲手换下来的,想到这他的一张俊脸不禁红了又红。

    虽已成亲一年,可是当初自己却是与离酒墨达成了条件,自己嫁她可以,但是她决不能强迫自己与她****,所以这一年中,她们几乎是连身体接触都非常的少的,此时想到自己的身体被那人看了个精光,不禁羞红了一张小脸,虽然对方是他名义上的妻主!

    “公子?”小呦有些奇怪的看着自家公子通红的脸,疑惑的唤了一声。

    “无事!”星辰红着脸对着身边一脸疑惑的人回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