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离酒墨……”

    星辰握着温热的酒杯,眼睛看着她满头白发,垂眸低声叫到。

    “怎么突然这般严肃?”离酒墨抬手手中酒杯的温酒一饮而尽,回头看向星辰时,眼睛也蒙上了一层雾色。

    “我总觉得你有什么事情瞒了我,你从未提起你为何会一夜白发。”星辰放下手中酒杯,看着离酒墨的眼神中带着一丝不安。

    一时怔愣,手上微抖杯子酒落了几滴。

    “一时说来我也不知为何,不过也不打紧,青丝白发而已。”捻起一丝看了一眼,放下手中东西,伸手向着星辰,抬起他的下巴“倒是汝儿你,自从生育以来身体好似没有以前好了。”

    星辰没有说话,抿了抿唇掩饰对她这个回答的不满,脑海中闪过无数画面,不知何时起离酒墨在他眼里慢慢慢慢的变得脆弱,脆弱的让他觉得她随时都有可能消失。

    “不用担心我,要不了几日我们便会回去,倒是在这儿的几日,星辰记住了可以与北云秋来往,但是一定记得不得与北云伊接触。”离酒墨眉头一皱桃花眼变得深沉,似乎在谋算着什么。

    “北云伊我多少了解一些,玄宗虽隐居江湖但是却知天下事,据情报分析,此女子心胸狭隘,睚眦必报,心肠更是狠毒城府极深,传闻她与雪域国有所往来,那女子让我觉得很不舒服。”对于离酒墨的话,星辰眼睛一眯,回想着往日在玄宗之时。

    他虽未出过玄宗但是师傅却会让他读天下事,他没问过原因,却大概知道,虽说知道的越多越危险,但是一无所知却更加可怕。

    “北国与雪域国之间虽说隔了雪山,但是却也是相邻,你我二人到达北国之时经过雪山也算是与雪域国擦肩而过,如果传言属实,这一次想回去恐怕不简单。”星辰虽然是男子,但是对于这天下局势却也看的通透,再遇见离酒墨之前,他对于自己以后的路也是运筹帷幄,但是遇见离酒墨之后他才发现凡是都有意外。

    “是啊,我与你带的衣裳可还有?”听了星辰的话,离酒墨不但没有担心,而是将视线锁定在星辰身上,上下扫视着。

    “今日晚宴所谓接风洗尘,但恐怕没有这么简单。”伸手想要夺过离酒墨手中的酒壶,装作没有听到她的话切不想被她抓住手,十指相扣一股电流从星辰指间传遍全身。

    “你说的对,不如我们先沐浴更衣在做商讨。”起身两步跨到星辰身边,将手中已经温热的酒壶放在星辰腹部,一把将人抱起“这北国虽不如我红鸾,但是这温泉却是不得不让人称赞。”

    “你这女人都这个时候了,怎的还这么不知羞耻。”星辰因为离酒墨突然间的动作而红了脸,等着星眸对着她嗔怒道。

    “夫君这般所言差以,就是因为前方还有一场硬仗要打,所以我们才要更加珍惜现在,说来夫君这臀部倒是丰满了不少。”话说着手上的动作也没停过。

    “滚,放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