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牧晚歌便又被他逗乐了,只道:“对,你说的对,你们秀才总要爱面子一下,你蒙脸是对的,我都想要蒙面了,快,你还有没有面纱,给我一块。”

    “你还是不要了吧,不然别人还以为我将病传给了你。”沈辙说道。

    牧晚歌便笑起来,深吸了几口气,道:“好,我不怕,我要坚强。”

    于是沈辙就在一旁看着她甩胳膊甩腿,然后扭扭身子,最后面露坚定之色,道:“走吧。”

    两人走出门外,才走了几步,牧晚歌又说道:“锁门。”

    沈辙道:“我们屋子里面什么都没有,应该是没有人来偷我们的东西的。”

    “那也是我的家,我不想要别人在我们家走来走去,更何况,你今天早上不是打了两只兔子放在里面了吗?”牧晚歌说着将门关上了。  可是当她要锁门的时候,才突然想起来,两人根本就没有锁,昨天那把锈迹斑斑的锁,钥匙都在沈守业那里,最后那锁更是不知道扔哪里去了,说不定他们拿回去了也不一定呢,毕竟这锁也算是铁,

    值一些钱的。

    以秦氏那抠门的样子,说不定这事情,她真的做的出来。

    “玛德,将我们的锁都给拿走了,这破门,还锁什么锁!”牧晚歌生气了,又踢了这门一脚,然后才跟沈辙出来,走过这条小路,从山上出来,牧晚歌开始遇上村子里面的人了。

    “晚歌,回娘家啊?”有村民同牧晚歌打招呼。

    牧晚歌点点头,,脸上的表情还有些悻悻的,“是啊,是啊。”

    “喲,你们这是还提着一只兔子啊。”又有好事的婶子问道,“这是你山上套的兔子啊?”

    “呵呵。”牧晚歌没摇头,也不好意思告诉别人是沈辙干的,毕竟沈辙可是一个读书人,他也是要面子的,若是让村民们知道他上山干这些粗活,肯定会嘲笑他的吧。

    “你可真厉害啊。”这大婶说了一句。

    “呵呵,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啊。”牧晚歌一边应和着一边往前走,也没有跟她多说。

    从家里面到这娘家这条路还是有一些距离的,牧晚歌尽管已经在这路上走的极其的慢了,但娘家那栋老房子,还是很快就出现在她的面前来了。  这一路上也遇到了不少的村民,他们都热情的跟牧晚歌打招呼,牧晚歌一开始表情还有些悻悻的,到后来便都放开了,自己越是将这当一回事,便越会感觉到众人的嘲笑,越是不在意的话,说不定还

    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你越是强大,别人就无法攻击到了你,牧晚歌明白了这一点之后,便越发是自信起来了,遇到村民之后,也敢热情大方同他们打招呼了。

    反正都是一个村子里面的,各家各户是什么情况,大家也都知道,她藏藏掖掖的也没有什么意思,反正人总会苦一辈子,不会苦一阵子,她用不着怕别人说。

    “到了。”到了牧家的时候,牧晚歌还想要往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