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若是还在自己家或者是跟沈辙的叔父一家生活在一起,洗澡这个待遇也是不会有的,无它,洗热水要烧柴,浪费柴火,洗澡的水要去井中挑,也是浪费人力。  所以这村子中的妇人是甚少洗澡的,男人也是一样,尤其是到了冷天,基本上都不洗澡,牧晚歌可是有些受不了这些,不过幸好,她现在分家出来了,沈辙的脾气不错,基本上,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

    想起自己以前身在福中不知福,每天都喊苦喊累,不知道自己回家插电就有热水,吃饭有外卖是过得是何等神仙般的日子,如今才知道,能够美美的洗个澡,已经是上天的恩赐。

    当然,这只是一个低矮的木盆,还称不上美美的,若是再有钱了,要设立一间浴室,放一个浴盆,那时候,一到冬天,整个人都泡在浴缸里面,浑身都是暖和的热水,才是真正的舒服呢。

    难得洗一次澡,牧晚歌洗了很久,她总觉得她一身搓不干净,便一直搓一直搓,直到水都凉了,她才舍得出来。

    她穿好衣服,想要将水端出去倒掉,特么的,运气不好,这装满水的盆实在是太重,她一下子撞到了门框,摔了一跤。

    “哐当。”坐在门外的沈辙只听见一声响,他连忙朝里面问道:“怎么了?”

    “呜呜……”牧晚歌只觉得委屈极了,这一跤可是摔的结实,最重要的是,真的很丢脸。

    “怎么了?”沈辙听到她的声音有些担心,就过来查看,她关着从里屋到堂屋的门,沈辙拍打了两下,没有反应,他便绕过来,这才看到她坐在东屋门槛上哭。

    沈辙见到这模样,先是忍不住的笑了两声,然后才走过来问道:“这是怎么了?”

    “我刚刚搬着木盆想要出去倒水,这盆太重了,不小心撞到了门槛,摔了一跤,衣服也湿了,我真倒霉。”牧晚歌指着自己的一身,道:“我就这么一套干净的衣服,这下全湿了。”  “好了,别哭了,不就是衣裳湿了嘛,去火边烤干就行了,下次洗完澡叫我,我来帮你倒水行不行?”沈辙说着将木盆拿起来,敲了敲,道:“幸好,木盆没烂,不然咱们可是买不起了,那你下次想洗澡

    只能够跟男人一样用桶了。”

    “我都摔跤了,你还担心你的木盆!”牧晚歌拍打了他一下,他却是朝她伸出手来。

    牧晚歌看了他伸出的手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搭了上去,沈辙将她一把拉了起来,道:“你可真的是小孩子,这么大个人了,摔一跤,还坐门槛上哭。”

    “你在嘲笑我?”牧晚歌抬头看向沈辙。

    沈辙连忙摇头道:“哪敢啊,我绝对没有半分嘲笑你的意思。”

    牧晚歌这才破涕为笑道:“我谅你也不敢。”

    “好了,快去火边烤烤衣裳吧,可别感染了风寒。”沈辙说了一句,牧晚歌看了他一眼,将木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