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从宸楼出来后,小泽开车直上了山顶,一个人一罐一罐的喝着啤酒。

    如果非要追究他是什么时候喜欢沈时的,他也说不清楚。沈时并不是像美子那样一下子就能让人挪不开眼的那种夺目的女子,也不是像苏茉那样个性鲜明又很有天分的女子。沈时的美静静的,让人觉得在身边很是舒服。喝到有些醉意之后,小泽叫来了司机,心里头一次产生了想要和江玦黎一争高下的想法。

    江玦黎接到小泽的电话,有些惊讶,但坦然的就接受了他的挑战。

    小泽将江玦黎约到了一处拳击馆,他知道江玦黎是一直有练着的,他自己对于拳击也是颇有心得。

    “小泽先生将我约到这儿来,莫非是要跟我来一场挑战吗?”江玦黎来到拳击馆,饶有兴致的问着。

    “不是挑战,是来一场男人之间的角逐。如果我输了,我明天就离开中国,但是如果你输了,我就会在一个月后带着沈时一起离开中国。”小泽已经率先换好了衣服,挑衅般的和江玦黎说到。

    “你确定你不后悔?”江玦黎像是听见什么笑话似得,反问了一句。这C市,谁不知道,江玦黎出身黑道,拳击是他自走路以来就一直在练习的,小泽居然敢在拳击上向他挑衅。

    “决不食言。”小泽认真的将自己的武士刀摆了出来,以示自己的认真和承诺。

    不一会儿,江玦黎换好了衣服,和小泽双双走上了拳击台。现场没有一个观众,只有一个裁判和双方的两个助理,但这三个局外人,都被两人之间的气场惊出了一身冷汗。这两个人都太吓人了,无论哪一个都有着蔑视别人的资本。

    两人在场上僵持了片刻,都打量着对方的神情和动作,没有抢先行动。两人仔细打量了对方片刻后,江玦黎率先行动了,出手几招快拳,但均被小泽避开了。小泽躲闪了几招后,反守为攻,先打中了江玦黎一拳。江玦黎吃了一拳,踉跄了一步,立马勾起拳头,反攻了小泽一下,无奈此时的江玦黎力道不够,基本没有给小泽造成什么威胁。

    第一局,小泽险胜了半分。

    接下来局势越发的紧张,两人越来越熟悉对方的套路,两人之间越发的打的难解难分。连那裁判,看到两人的神情都忍不住惊叹,他们没有参加比赛真是可惜了。而首轮落败的江玦黎一开始有些大意,落败后再不敢轻视小泽,招招都打的小心翼翼。

    拳击看似是野蛮,没有太需要费心思的运动,他更多的是考验双方的体格和沉淀下来的反应度和机敏度。但是当两方实力相当时,考验的就不再是这些体魄上的一些比拼,而是对于对方心里的一些猜测。

    江玦黎和小泽都是在商场上摸爬滚打的人,对于人心都有着精准的判断和应对。双方的较量一时僵持不下,体力上都消耗的差不多了。连裁判都不忍心看两人再战,忍不住一再的叫停,可是两人却是谁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最后一局,小泽也许是体力上已经透支了,脚步已经开始紊乱。江玦黎虽然也累到了极致,但仍旧在勉强的支撑着。小泽有些耐不住了,抢先出了拳,而江玦黎以守为攻,小泽久功不下,有些浮躁,连路数都已经难以维持。江玦黎看准了机会,在脚步上牵制住了小泽,一把将小泽按到在地,一招致胜。

    小泽躺在地上,气喘吁吁的,服了输。江玦黎见他服了输,自己也再难支撑,躺在小泽的边上,两眼炯炯有神的看着天花板,手上和脚上却没有了半分的气力。

    “明天我就回日本了,我保证两年内不会回到这儿来。可是,江玦黎,如果你没有办法对美子好,就放她回日本吧。如果你爱美子不爱沈时了,就告诉我,我来接她。”小泽有气无力的说着,可那声音对于江玦黎而言却是极其富有穿透力的。

    “我绝不放弃小时,至于美子,我会在合适的时候让她走。你知道松岛夫人给了宸楼很大的压力,我暂时没有办法这么做。”江玦黎没有打算再隐瞒小泽,坦率的说着。

    “好,我懂了,保重了。”小泽说着,起身站了起来。

    江玦黎看着小泽的背影,微微发愣,然后明白了。

    小泽并不是真的没有力气和他拼下去了,只是他想要成全江玦黎和沈时,小泽在最后的关头故意泄露了自己的突破口给江玦黎,这是一种妥协,也是真的想要离开沈时和江玦黎的生活了。

    江玦黎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江宅时,沈时着实吓了一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