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现在觉得这大山真的是有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库啊。”她又赞叹了一声。

    方才打猎的时候,跟着沈辙不知不觉的走了太远,此刻下山,走了一会倒是有些累了。

    不过两人现在也不赶时间了,就是边走边休息,到了天黑的时间终于回到了家中。

    “我好累,不想做饭了。”回到家,牧晚歌只觉得腰酸背痛,她第一反应就是想要摊在床上,但是问题来了,他们家没床,她只能够往地上的土砖头上一坐,靠着土灶休息着。

    反正今天上山穿的是一件稀烂的衣服,就是弄脏了,她也不心疼。

    说到脏,牧晚歌才想起她已经许久没有洗过澡了,还是出嫁那天洗过澡了,自此之后,已经足足四天没有沐浴了,而且她还今天还去山上了一趟。

    可是她也想要洗澡啊,问题是,一没有锅烧热水,别人借给她家这个煮饭的锅还是太小了,用来烧水不合适,其二就是她根本就没有洗澡的木盆,也没有澡帕。

    幸好,明天是集市了。

    “明天我一定要去镇上。”牧晚歌说道。

    “好。”沈辙自然是答应。

    牧晚歌便道:“我要去镇上将这些猎物给卖掉,赚到钱之后,买一个澡盆,两块澡帕,还有洗脸帕、脸盘,锄头、镰刀、柴刀以及一些吃食,你说我们明天卖这些猎物的钱,能够买到这些东西吗?”

    “不知道,我想应该不能。”沈辙说道。

    “那怎么办?那咱先不买锄头跟镰刀,反正柴刀是一定要的,澡盆也是一定要的,我都好几天没有洗澡了。”牧晚歌语气有些哀怨,道:“我现在一身这么脏。”

    沈辙没有想到牧晚歌这么的爱干净,这村中的那些妇人们,就这天气,她们七、八天不洗澡也是很正常的,然而她好像并不是这样。

    “反正是你脏,我等下晚上就到那井边,用桶往身上淋两桶水搞定。”沈辙答道。

    牧晚歌便幽怨的看了他一眼,道:“你买不买?”

    “买,一定买!”虽然说笑了一句,但他并不是一个小气的人,牧晚歌说买,那当然一定要买了,他也不想要跟一个邋遢的妇人住在一起。

    “我还要买一把木梳,我都几天没有好好的梳理一下头发了。”牧晚歌又说道,这村子里面没有镜子的人家很多,估计没有梳子的人家就她一人了吧。

    “我到时候给你做一把梳子。”沈辙却是突然说道。

    “你别逗我开心好不好?木梳子你哪里会做啊?你不会是舍不得这个钱吧?”牧晚歌说道。

    “我说的是真的。”沈辙看了她一眼,道:“木梳子贵,到时候你先买一把篦子,梳子我给你做。”

    “行啊,你说给我做,那我就不买了,你现在给我做顿饭好不好?”她抬头看他,做出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来,道:“我走路一身太酸了,现在动不了,你做一下饭,反正也简单。”  “没问题,我做就我做吧。”沈辙说着出去砍了一个竹节回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