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相信你,你给我再唱一遍吧。”沈辙说道。

    牧晚歌便又唱了一遍,沈辙也认认真真的听着,天黑了下来,屋子里面只有微微的光亮,火光在灶里面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灶上面的水在咕噜噜的翻滚着,带着锅里面的食物一同沉浮。

    唱完了歌,牧晚歌就搬着土砖坐到了沈辙的身边,她倚靠在他身上,烤着火,闻着锅里面食物散发的香味哦,觉得这样的日子应该也算是不错。

    米饭夹杂着兔肉的香味,还有竹子的清香,这种味道极大的刺激了牧晚歌的味蕾,牧晚歌几番吸了吸鼻子,问:“你觉得这饭熟了没有?”

    “应该没熟,再多煮一会儿,不然里面的饭是生的,那可就麻烦了。”

    “好吧,听你的。”牧晚歌一直盯着这火,盯着这锅,她下午上山了一趟,这会儿是真的饿了。

    干坐着等吃的,她也觉得有些无聊,便找了些话来同沈辙说,她道:“小辙啊,你以前一般都做些什么?”

    “就读书了。”沈辙答道。

    “读的什么书啊?”牧晚歌又问。

    “圣贤书。”沈辙又答。

    牧晚歌便笑了起来,道:“那你读了这么多年的圣贤书,你是圣贤吗?”

    “不是,我非圣贤。”沈辙又答。

    牧晚歌便笑了起来,道:“我觉得你虽然不是圣贤,但是你也跟一般的圣贤差不多了。”

    “为什么这样说?”沈辙问了一句,牧晚歌却是嘻嘻的笑了起来,但她就是不说缘由。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饭应该熟了,沈辙将锅从火上拿开,又用筷子将这根竹筒夹出来,牧晚歌一边看他忙活,一边说道:“昨天还欠我弟一只兔子腿呢,可是这小家伙今天没来,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

    “下次他若是来了,你再请他来家里吃饭,不就行了。”沈辙这人倒是挺大方的,牧晚歌对此也比较满意,这村子中的男人对比较小气,一般出嫁的女人可是不敢轻易叫娘家人过来吃饭的。

    沈辙将竹筒分成两半,用一快旧布包着放到了牧晚歌的手上,牧晚歌伸手接过,然后又看着他,沈辙不解,牧晚歌便道:“筷子啊?”

    “你自己不会拿?”沈辙可是没有给人递筷子的习惯,但见她坐着不动,还是给她拿了筷子来。

    “好人做到底,做事要周到嘛。”牧晚歌接过筷子,美滋滋的吃了起来了。  这兔肉的汤汁有些渗透到了竹筒的饭里面,就是不用菜,也是这么的美味,牧晚歌吃的挺开心,她也不是一个好高骛远的人,一切慢慢来呗,至少现在的日子没有人说动说西,自己当家做主,想干嘛

    干嘛。

    当然,现在这个家,也没有什么让她当家做主的地方,无它,这家里面一贫如洗,什么都没有啊。

    “你说你以后若是发达了啊,现在这家里面还会让我做主吗?”牧晚歌一边吃饭一边问。

    沈辙没想到牧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