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之前她说要买布绣花,不过这个念头她还是暂且打消了,无它,她这点钱,连一块好点的布都买不起,更别说买各种颜色的丝线了,不过她买了两团粗一点的彩线,一红一蓝的,很大一团,质地很好,两

    团只花了十文钱,她打算回家打络子。

    至此,她就只剩下了三十文钱了,三十文钱,去买了一个木盆,好说歹说,十文钱买下来了,幸好这个时代的普通的野树不花什么钱,上山去砍就行了,贵的是这个工钱以及箍木盆用的铁箍。

    只剩二十文钱去找铁匠买了一把好点的柴刀就是十八文钱,这还是她努力讲价才剩下的这两文钱。

    话说这时下的铁器是真的贵,乡下人基本上很少有人买铁器的,都是坏了再拿来铁铺里面修一下,也就是牧晚歌家里面什么都没有,才需要来买了。

    出了铁匠铺子,牧晚歌对沈辙说道:“我们只剩下两文钱了?还可以买些什么?”

    “肉包子两文钱一个,你要不要买一个?”沈辙看向牧晚歌问道。

    “两文钱一个?不要不要。”牧晚歌连连摇头,两文钱,她怎么都舍不得。

    “回家算了,这两文钱,咱们就存起来。”牧晚歌对这次来街上的成效也还算是满意,唯一不满意的就是,这钱也太不禁花了一点,他们这九十四文钱啥都没买,就没了。

    本来说要将这两文钱存起来,结果走到街上,牧晚歌看到一个卖陶罐的,便将这两文钱买了一个陶罐,至此,他们又是两袖空空了。

    “唉……”牧晚歌叹了一口气,说道:“这钱可真他们的太不经花了,一瞬间,又这么没了,可是我们还跟以前一样穷,也没见着有什么改变。”

    “别这么说,至少我们买了油,也买了米,接下来不用担心挨饿了。”沈辙说道。

    “你说的对,那我们回家吧,我还真的有些饿了。”牧晚歌说道,她不是饿了,她是很饿了,她现在只觉得前胸贴后背,肠子跟肚子在打架。

    “要不,你先吃个橘子?”沈辙见到牧晚歌这面黄肌瘦的样子,还是有些心疼的,便从背篓里面拿了一个橘子出来。

    牧晚歌摇摇头,道:“吃了橘子更饿,我们还是早些回家吧。”

    “我刚刚让你买个馒头吃,你又舍不得。”

    “馒头吃了就没有了,这陶罐一直都可以用,而且,我们到时候还可以用来煨汤,多好呀。”牧晚歌说了一句,最后还是忍不住的从沈辙的背篓里面拿出橘子吃了。

    吃了好几个,总算是觉得饱了一些,牧晚歌这才问沈辙,“小辙,你饿不饿呀?”

    “我不饿。”沈辙摇摇头,牧晚歌便剥了一个橘子,将橘瓣放到他的嘴边,做了一个张口的姿势:“啊。”

    沈辙有些无奈,左右看了一眼,眼见四处无人,这才张开了嘴,将这橘瓣给吃了下去。

    牧晚歌便嘲笑道:“瞧你那样,我给你喂橘子,是你的荣幸,你倒好,像是做贼一样,不知好歹。”

    “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